照我影

欲渡黄河,将登太行。

#跟风玩梗

       伊万给你发了二十条语音,你耐心听完每一条,发现只是他醉酒后口齿不清唱的喀秋莎但还是表示感谢并叫他注意身体;小巴想跟你学技术找你买装备,你虽然日理万机但还是专门抽出时间帮他解决了很多问题;王晓梅给你发了一句“哥哥”甚至没有说明来意,你就直接把定位给她发过去。我阿尔弗雷德只是问了一句“在吗”你就拿一堆理由赶我走还问我什么时候还钱!王耀,你凭什么!

攒着

        “想我泱泱大国,浩浩疆土,此间千载,福祚绵延。而今千里江山,摇摇欲落;刀枪炮火,满目疮痍。十里八乡,放眼寥落;锦绣河山,皆化焦土。清廷才覆,又兴北洋;军阀割据,为霸一方。内则脂膏尽枯,民不聊生;外则列强觊觎,蚕食鲸吞。狂澜已至,大厦将倾;然众民碌碌,百官庸庸,避安一隅而不顾国之将危。


        今我等愿赴水火, 甘做砥柱;血荐轩辕,九死不悔。天倾尚有此身在,七尺自当效家国。国破如此,休言敛财暴富,莫谈加官进爵。今玉台点兵,挥师北上,誓定风波,不平不归。所宗所向,天下共主,戮力同心,安我河山。”


【也许当年蓝哥也是帅过的吧

【大概是一小段演讲

攒着,也许会写呢

        “他若是死了,我都不能为他哭一场。只能端着副沉稳从容的样子欣慰地对追随者说:‘他罪有应得。’除我之外,都没有人愿意、更没有人敢为他立个衣冠冢。

        走到这一步,也许我们最开始就都想到了,也可能没有。

       不过若是我还能回到年少的时候,回到开阳城,回到那天晚上,我应该仍然会愿意被他带出军校去街上吃一次夜宵,再去算那神神叨叨的一卦,然后因为错过门禁只能借宿在一艘渔船上,第二天叫醒他再告诉他‘我们的未来一定就像江上的朝阳一样 ’。”

战争三十题

1.风云突变

2.誓师点兵

3.大捷

4.背叛与对峙

5.战歌

6.抬棺出征

7.背水一战

8.死里逃生

9.投笔从戎

10.以身作饵的断后

11.建制撤销

12.加密消息

13.包扎伤口的绷带上的蝴蝶结

14.围困

15.通缉/逮捕/暗杀

16.护身符

17.有鬼夜哭

18.公祭祭烈士,国葬葬将军

19.昔日莫逆之交,今朝刀枪相向

20.沙场如血的残阳

21.幻想有朝一日的和平

22.“予人星火者,必怀火炬”

23.被棋子反将一军

24.俘虏

25.谈判

26.衣冠冢

27.“他们再也没有回来”

28.归故里

29.史书一页/石碑/无上光荣

30.铁马冰河入梦来


(看完纪录片的激情摸鱼……

(都什么鬼东西。

经年

【七一站一天共国】
【瞎掰扯的生贺】
绿杨绕岸,烟波浩渺。
陆槊抬眼看看太阳,没来得及疑惑自己怎么从床上莫名其妙挪到这儿,就看到湖边树荫下坐了个少年。
少年在岸边大概是坐了许久,待过的地方横七竖八躺着些被薅掉的草叶。追着树影挪个窝儿,坐下来又揪着小苗儿看着湖上的画舫发呆,等人的样子。
眼熟。
陆槊皱眉想了一会儿,忽然反应过来似乎不只是眼熟这么简单。
那是当年的自己。
也不知一个唯物主义者怎么就接受了这个事实,陆槊走到少年身旁蹲下来就是一句小帅哥。
自夸这种事,陆槊做起来倒是熟门熟路得心应手。
少年没反应,甚至打了个哈欠。
陆槊也不恼,伸手拍他肩膀,却见自己的手虚影般穿了过去。
历史面前,只能做个旁观者了。
于是陆槊陪着年少的自己一起在树荫下看游船,自顾自回忆般扯了不少事。从光辉灿烂的到坎坷寥落的,再从粗粮野菜扯到四菜一汤,提到沈承,骂完娘又补一句你将来一定要睡了他。不知多久才看到几个年轻人陆陆续续走出来,少年眼睛一亮站起来就往前跑。陆槊看着那背影不由笑起来,也不管人听不听的到,冲着前方喊了句“你将来会是个风云人物”。少年这次似乎听到了,很快回了头,发现空无一人,又有些疑惑地把头转回去,跑向已经聚在一起的青年身旁。
热土自当横枪以守。
少年血性。他算是有了自己的名字。
陆槊起身拍拍裤子上并不存在的灰,一转身发现又是个新场景。
个头拔高些的自己坐在最前排仰头看台上沈承慷慨陈词。陆槊看看台下的自己又看看台上的沈承,仗着别人看不到自己干脆上了台,最终却只是站在沈承身后叹了口气。之后的剧情发展他还记得,简简单单走了个流程,两人握过手吃过饭,抱着“凑合着过”的想法搬进一间宿舍,之后不知怎么回事就来了一段惊天动地的跨越了主义的兄弟情。
画面跳转,他看到过自己和沈承并肩看日出,看到过自己悄悄与沈承比身高,看到过自己在三杯倒的沈承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也看到过自己捂着胸口跌跌撞撞跑上了来接应的车,鲜血从指间流出滴了一路,看到过两军对垒,正面交锋后自己被迫来了个九死一生的两万五千里;当然还有抗战时候吃枪子儿的日子,陆槊也不知当时自己怎么想的,一次不小的胜利后,两个重伤的人在敌军仓库里莫名其妙就来了个法式长吻;之后是总胜利,还有后来的又一次刀兵相向。
险象环生也要死里逃生,低谷里徘徊一阵就蹿出来继续一往无前。苦中作乐,忆苦思甜,陆槊一贯的作风。总之一句话,我就是命硬,你奈我何?
然后陆槊看到了渡过台湾海峡的船,这次旁边没有另一个自己。沈承趴在船舷上往这边看了许久,最终眉头紧皱回了船舱。
一去几十年。
随后的光影里没有沈承,于是他专心看开国看升旗看工业化,看一穷二白里重生的大国,看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看经济腾飞政通人和升平之世,也看国际上的群雄逐鹿勾心斗角,看自己带着老仙人中国再来个大国雄风八方来贺。
我太帅了,只缺个老婆。这是陆槊醒来前最后一个想法。

陆槊睁眼看沈承背对他坐在床边穿衣,带着梦里留下的一点心思搂着沈承的腰把他拽回床上,腿一抬又把他压住。
沈承没由他闹,重新坐起来,顺手把他也拽起来又把一件衬衫糊在他脸上。
“穿上,我赶飞机。”沈承拍平衣服上的褶皱。
陆槊把衬衫扒拉下来又穿好:“我说你千里迢迢从亚热带飞到温带,就是为了被我睡一晚?”收到沈承眼刀,陆槊连忙改口:“你睡我。”
随后又觉着自己改口改的太不合身份,穿好衣服踱到沈承身后,迅速环住他:“一个重要的位置留给你,想回来,就早些回来。”
“什么?”
“执/政/党夫人。”
“滚。”

在外两人之间有个合适的距离,不远不近,不疏离不亲密。西装革履,斯斯文文,领带一红一蓝是常态。
自古红蓝出那啥来着?
兄弟。

去机场的路没多远,两人在车上来了个相顾无言。真到了送别的时候却没有泪千行,陆槊拍了沈承一把:“见你的热带小美人儿去吧。”
沈承走出一截忽然停下。
陆槊觉得应该来个经典剧情,比如“你是不是什么东西忘带了”“你”这样的。
沈承没有。
他只是转过身冲陆槊比了个中指。
然后又回来环住陆槊的腰,下巴搁他肩上。
“小混账,生日快乐。”
陆槊笑:“这么热情。”
“给你个面子,爱要不要。”

打道回府路过天安门,升旗结束,红日初升。老仙人估计是看过升旗去遛弯儿了。
陆槊忽然又想起自己那个梦。
磕磕绊绊也好顺风顺水也好,九十七年的过去,都是序章。
前路还长呢。

一个关于手的设定

【陆槊 共 沈承 国】

【黄埔军校兄弟情了解一下】

       陆槊的手白净好看,十指修长,颇有几分文人气质,似乎不沾硝烟的味道,握着笔写文章,笔下的字迹棱角分明,内容一贯的气势逼人锋芒毕露。最开始沈承以为这样的人约摸着也就是笔下凶一凶,天知道后来选枪,一抓就是把最重的机枪,扛起来对着靶子一通扫,扫过去就倒一片,看得沈承一阵肝儿颤,面上还得强装冷静夸他“可塑之才”。
      这还拿捏个屁。上级挑了个什么玩意儿进家门。

      奈何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两人忙里偷个闲独处的时候,沈承就喜欢托着他的手翻来覆去的看,末了感叹一句抓什么枪啊你抓笔的样子最好看。陆槊心里想我偏不,人倒是乖了吧唧地靠他身上,回他:“你是不是因为你那一手茧子就嫉妒我。”
       沈承闻言伸出只手和他放一起比对,比着比着就把陆槊手一牵十指扣一起。与他那张皮细肉嫩的小白脸儿不太相称,这手确实糙了点。不过也没糙到哪里去,既没受过冻也没沾过阳春水,就是喜欢拿枪当消遣,左右手虎口和指腹都是薄薄的茧子。平日也是写几个字练手,写字时看起来文绉绉的,陆槊凑过去一看,呵,兄弟你怎么非要把小楷写出来股杀气腾腾的意味。沈承笔一搁:“没办法,军人气质在这儿。”
陆槊夺笔往下面添几个字,端正大气,然后指指自己:“看看,平易近人。”
       沈承拿起纸,原先的“三民主义,吾党所宗”下面多了一句“唤起民众,共同奋斗”。
       这小崽子天天就想着洗自己脑。
       沈承抬头欲跟他讲清军队和人民的区别,见陆槊眨巴两下眼睛冲他笑。
        行吧,你赢了。

【皮肤三角的日常】一方睡醒后

其实如果单看皮肤的话,和谐相处是有可能的吧??
失踪人口回归
仍然是个傻白甜

【白昭】
一阵窒息感。
小凤凰皱皱眉从一个胸口碎大石的梦里醒来,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窒息感的来源。
老凤凰像抱玩偶一样紧紧搂着她,嘴角微翘睡得正沉。
小凤凰挪了挪脑袋,却发现两人的银发缠在一起,抬头瞪了他一眼,脸色发红。
伸手轻轻推了老凤凰一下,不动。
用力怼了几下,不动。
挠他痒痒,不动。
踹一脚,不动。

脾气上来想采取暴力手段,又在看到他俊俏面庞是把气憋了回去,有些无奈地撅起嘴,眼底却是藏不住的笑意。
最后小凤凰憋着气轻轻哼了一声,在人怀里调了个姿势,头枕他颈窝里发泄似的蹭了蹭,过会儿又悄悄抬头在他下巴上咬了一口,睡了。

黑暗里老凤凰憋着笑睁眼,动了下胳膊却又把小凤凰抱得更紧。
于是小凤凰做了一个胸口碎两块儿大石的梦。


【信白】
刚刚有些睡意的白龙腰上被人踹了一脚后猛然醒来,转头就看到罪魁祸首睡得四仰八叉,甚至还打起了鼾。
不知该气还是该笑,白龙伸手揪住了狐狸忘收起来的尾巴,顺着毛摸了两把。
狐狸浑身一颤醒来,瞪他一眼,有些尴尬地收回了腿。
“有口水?”见对方似笑非笑盯着自己,狐狸伸手在嘴边擦了一把,干的,又抬起头跟人对视。

白龙看着面前还带着些睡意的人,忽然呼吸有些急促。两人面对面盯了对方一会儿。
短暂的沉默后狐狸开口:“你该不会想来一炮吧……”
耿直而实干派的白龙伸手就去扒他衣领,手在半途被摁下去。“偷了几次龙,累了。”
“抢我蓝的时候你倒是不喊累。”
“真累了!改天改天啊。”狐狸厚着脸皮陪笑,耳朵却红起来。
“我的总是我的……”白龙翻个身把人摁住,“睡吧。”

狐狸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再次睡过去。
不过没睡好,好像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给硌着了。

【信昭】
韩将军醒来眯眼看了看窗外透出的光,夏日里天亮的早些,清晨隐隐带些凉意。
和身边的人一样。
将军看着还在熟睡的未婚妻笑笑,英气里不经就透了几分傻。
她总是这么安静,哪怕是炎热的夏日里身边都似有层凉气一样,让人不由就想凑过去。
才想着,他家安静的神女就一脚蹬开了被子翻身继续睡。

将军笑出声,又很快捂住嘴,起身给人盖被子。
帮她盖上被子前又看了一眼:姣好的面容,白皙的脖颈,精致的锁骨,纤细的腰,修长的腿,以及……
咳。
将军克制了一下,还是去冲个澡吧。

回来的时候看被子又在一边,干脆把人裹成个春卷。神女睁开眼,睡意朦胧地看了看他,伸手去拽他,没用多大力气却把人拽倒在床上。
“陪我再睡一会儿。”平日里清冷的声线带了几分软糯。
早晨要练武,赖床没前途。将军想。
不过看到睡熟的未婚妻以及她仍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
赖就赖吧。反正凉快。

可将军还是感觉热。

#王者荣耀#王昭君:我的玛丽苏历程


【是粉不是黑

“是的,我叫王昭君。王者荣耀里那个仍然单身的女英雄。”
“没办法,看不开呢。”
“小乔有周瑜,孙尚香有刘备,虞姬有项羽,安琪拉有亚瑟。”
“要说拉郎,钟无艳和廉颇。”
“皮肤情缘,孙悟空和露娜。”
“要说三角,吕布赵云貂蝉。”
“妲己还有主宰。”
“我只能:???蓝爸爸约吗?”

“我想有个稳定的cp,天美爸爸也很重视。”
“于是有了韩信的亲密度加三和李白的凤求凰。”
“很好,野区小王子在某种意义上被我睡了一遍。”
“但是……”
“最近情况堪忧。”

“因为最开始,被大家广泛接受的是韩信和李白。”
“嗯就是现在这种【我男友和我未婚夫搞上了我还被人黑了怎么办】的情况。”
“孤独寂寞冷.jpg”
“无法直视这群gay里gay气的人们。”
“男孩子之间纯洁的友谊在哪里???”
“基佬的黑锅我不背。”

“一天一个七彩头发的有着超出正常人想象的漂亮容貌的姑娘用她宛如百灵鸟般的嗓音问我:'愿意加入我们吗,成为无比强大的玛丽苏帝国中的一员?'”
“那妹子接着说:'你只差一步,只差一个和你一样拥有强大实力的男朋友,哦当然,女朋友也可以。'”
“最开始我是拒绝的,尤其是听到最后一个条件。”
“不过她说:'满级铭文页,各种皮肤,对战开启无敌模式,在这里都有可能。”

“所以我说给我一段时间让我准备一下。”
“因为我想我离那种叫做玛丽苏的生物差不多了。”
“多种皮肤多种性格,高颜值高爆发,北夷扛把子的尊贵身份以及可以嫖遍全峡谷的能力。”
“好吧最后一点算我胡说。”

“至于为什么……”
“以下案例仅供参考。”

☆“那个……李白……听说我们要出情侣皮肤了是吗?”那天打蓝的时候窜过来一个李白,我顺便问他一句。
“是啊,我的皮肤比你的贵一倍。”然后他抢了我的蓝:“宝贝儿再见,谢谢你的蓝buff!”
加上一套风骚的位移我还控不住他。
“凛冬已至。”
管他是不是我官配。
顺便问一下官方我的迷城魅影呢?

☆“韩信,官方说你是我未婚夫。”
“你要蓝buff?”他歪着头想了一下,接了句话。
“我们一起匹配的话召唤师亲密度多加三。”
然后他的头上出现一圈白色的光。
再之后从天而降一个基佬紫刘邦:“这个,我的。”
你的基佬紫狐白呢???
踩着韩信帮打的蓝buff,但我心里苦。

☆“阿宓……我需要你的安慰。”
迎面而来一个妙脆角一样的东西。

☆“蝉儿……站吕云吗,来我怀里。”
吕布和赵云同时开大往我这边跳,看着脚下的两个红圈我选择放个冰冻。

☆和我一起在草丛里蹲人这个叫张良的小哥哥好像挺正常,正经的教堂服饰,再加上一副细边框的眼镜,禁欲而圣洁的气质。
和我一样,冷漠凄清又惆怅。
“小哥哥,我能睡你吗?”诶呀一不小心就说出来了。
小哥哥用有些惶恐的眼神看着我:“姑娘你……说什么?”
伴随着他脸上浮现出的红晕我感觉自己被戳中了:“我的意思是,有空一起去赏梅吗?”
妈的好想撩他。

然而接下来的情况是这样的。
首先是一个熟悉的白色光圈以及一个从天上摔下来的圣殿刘邦,一个穿了和张良类似是情侣装的韩信,一个……李白?还有新来的那个诸葛亮?还有谁?虞姬???安琪拉????

“喂110吗,我要举报,我旁边这个男人他是个汤姆苏。”

“嗯以上。”
“我觉着这个玛丽苏帝国自己是加入不了。”
“抱抱自己。”
“孤独久了,也就习惯了吧。”


“召唤师,我可以睡你吗?”

———————————————————
昭君姐姐来睡我【躺平
你的迷妹儿在这里

#王者荣耀#和一只猫的日常

男神x你

【猫化,本篇李白
【嗯一定是崩了毕竟只用过一把李白
【背景同张良篇

1.“喵?”那只猫歪头用爪子拨拉一下棕色的耳朵,忽然一下顿住看了一眼自己的爪子,面上似乎出现了惊恐的神情。
然后你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猫用常人逮不住的速度在你家上蹿下跳还边跳边叫,直到它撞上玻璃窗你才前去把它捡起来。
你把猫抱在腿上摁着不让他动,他仍然是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想要窜起来。
猫抬头直视你的眼睛,软软地叫了一声。
你发现他的眼睛很好看,不,整只猫都好看,就像自带撩妹光环那样。
不对,我居然被一只猫给撩了?!
“诶你干嘛!”
趁你懵逼手微微松开的时候那只猫又窜了出去,这次它停在你家墙前,抬起爪子划了几下。
你上去看,墙上赫然两个风骚的字:李白。
一定是我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2.如果说刚刚无法接受现实的是那只猫,那现在无法接受现实的就是你。
“还识字的啊你。”
那猫有些崩溃,抬爪指指墙上的字又指指自己,再抬头用那双美破天际的蓝眼睛看你,虽然说你看出了他看智障的意味。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你是李白?”
猫点点头。
“鬼才信,我一定在做梦。”
“喵!”
“我居然在和一只猫说话我一定是……我靠你干嘛!”
那只猫成精一般夺了你的手机打开王者荣耀,又打开李白这一角色的界面,看着空荡荡没有建模的界面更加绝望地叫了一声。
你在一旁看着,感觉好像还有那么点可信。
虽然这种事确实刷新三观,不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子捡到宝了!

3.李白总算是认了命,做了几天被你好吃好喝伺候的猫后似乎都有些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每天像大爷一样在你房间里踱来踱去,还会在窗台上看风景晒太阳。
你买了猫草逗他,他一口咬住之后就不放开,你笑着给他顺毛,他往你手上蹭蹭。
嗯,很和平很温馨。
可是……
“李太白!”你喊他。
你家里墙上比较低的地方都是他用爪子划上去的诗——高些的地方他够不着,看着满是划痕的墙还有一脸无辜的李白,你就算有火气也发不出来,只能把他拎起来揉一顿。
妈的武则天怎么能容忍这种智障的?

你买来一个婴儿用的奶瓶装了酒,凑到李白面前的时候他翻了个白眼,试探性地咬住了奶嘴。
再之后那个奶瓶就没有离过身。

4.你窝在沙发上打游戏,李白窝在你旁边昏昏欲睡。
“真相只有一个。”
听到这声音李白一个激灵跳起来,随即意识到什么又回到你旁边跳上你肩膀。
看着你操纵狄仁杰快要超神的时候李白忽然伸爪在屏幕上拍了几下。
狄仁杰,卒,差一个人头超神。
等待复活的时候你满是怨念地盯着李白,他却卖个乖在你脖子上拱了拱。
狄仁杰,卒。
狄仁杰,卒。
狄仁杰,又卒。
对局结束后你扯着被你扔下沙发的李白的耳朵:“李青莲!”
李白眯了眯眼突然跳起来挂你肩上,然后,舔了一下你的脸。
你懵逼。
他又舔了一下。
你炸毛,把他拎下来。
“你你你你你我一天没洗脸你……”
“喵。”他看着你眨眨眼,又叼着猫草到处乱晃。

5.不知哪天你醒来后感觉少了些什么,在整个房里翻了一遍都没有看到李白。
你有些着急,忽然看到墙上一行字:“与尔同消万古愁”。
毛笔写成,潇洒飘逸。
不是猫可以够到的高度。

“果然是,不在了吗……”

再打开游戏时李白的建模恢复正常,叼根小草,腰间带着酒壶。
不是猫草和奶瓶。
他仍是那个迷妹千千万的剑仙李白。

“与尔同销万古愁。”
你的屏幕上忽然出现反写的几个字。
你惊讶地抚上屏幕,画面里李白忽然笑起来,伸出手放在你手所在的位置。
“好久不见。”他说。

#王者荣耀# 和一只猫的日常

男神x你

【猫化,本篇张良
【感觉是要崩

0.你点击图标打开游戏,日常选定男神大人参加匹配,可是……
建模呢?建模呢?!辣鸡游戏我男神的建模呢!
游戏界面上空荡荡除了一片蓝之外什么都没有。
大概是个bug?
这样想着,你换了其他角色草草结束一场对局,关闭时忽然被一团不知从哪里出现的生物吓了一跳。

1.你看着面前的白色大毛团,那个大毛团和你对上眼后显然是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
“喵……”毛团叫了一声。
是只猫。
之后你看到那个毛团的脸上出现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喵。”它又叫一声,声音颤颤巍巍,迈着小短腿又退了两步,露出身下一个不明物体。
你捡起来看了看,是个单边镜。
好像在哪里见过?
“不记得买过张良的cos装啊,这个好还原。”你捏着眼镜翻来覆去看了一阵,忽然感到什么东西扯着自己的袖子,转头一看是刚刚那只猫,伸着爪子想探你手上的镜片。
你拎着他的脖子把他放在一边,顺手在他头上揉了两下,才发现这只猫挺瘦,就是毛太长。
“这是你的?”
猫点点头。随后他叼来了纸笔,又咬着笔在纸上画了个歪不拉叽的东西。
“良。”你凑近一看感觉三观被刷新了一遍。这猫莫不是成精了?
还是……
“你的意思是……你是张良?”说完这话你都感觉自己简直是脑残,居然在问一只猫是不是自己男神。
让你更崩溃的是,他点头了,非常坚定的那种。

“不可能。”你摇摇头捂了眼睛,“我一定是游戏打太久了。”
再睁开眼你看到那只猫仍然在原来那个位置。
“不不不张良是语言小天才这猫都不会说人话,一定是我精神失常了。”
那猫迟疑了一下。
“汪。”
你彻底懵了。

2.“怎么回事?你怎么成这样子了?怎么回去?”你问他。
“喵……”
“当我没说。”

好像只能先养着他了。

许多来你家的客人发现你新养的猫有一个特殊的爱好。
“你这猫,看得懂书的吗?”
张良窝在角落里的垫子上,用爪子把面前的书翻了一页,甩了甩尾巴。
“不,他瞎玩。”你稍微侧过身子挡住张良,听到身后传来故意放大的翻书声以及一声拖了长调的“喵”。
现在的男神大人,真像个小崽子。

“小祖宗收敛一点行不行,我知道你是个大学霸,可旁人在的时候你就乖乖当个宠物装个傻成吗?”
拒绝了客人要拍下张良传上微博的要求,客人走后你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蹲在张良面前。
张良抬头斜你一眼,继续沉迷文字无法自拔。
好我的张子房。
你服输。
谁叫你喜欢他呢。

不过上次那个要拍照客人带了几个基友说是来围观你家成精的知青猫时,张良很给面子地在你腿边蹭了蹭,摇着尾巴转了两圈,整整一天就像个傻白甜,愣是没有那副“学习使我快乐”的模样。

3.你看着一整张五星阅读英语卷子发愣,经过几秒的挣扎后把它扔去一边自己瘫在椅子上。
然后你看到张良跳上桌,扫了几眼题目叼起一根笔填上答案。
你没有阻止他。
“管他呢,反正我不会。”
第二天你盯着全对的卷子再次懵逼。
我靠,作弊神器。

4.“本周限免,刘邦。”
张良的耳朵微微动了一下。
“试一局。”
张良转头看你,然后慢慢踱了过去。
画面里一身基佬紫的君主就像设定好的那样把一把大剑插在地上,笑得一脸放荡不羁。
张良凑到屏幕前,爪子放上去戳了戳。屏幕里的刘邦没反应。
张良又戳了两下,看他终于不动,举起爪子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
摔了刘邦一巴掌。
刘邦的建模转了一圈。
张良发现新大陆,又把刘邦拍得转了好几圈,最后用看傻逼的眼神看了一眼刘邦的模型,高冷地“喵”了一声。
“你们的君臣情呢?不是官配吗?”
张良抬头看你,按下了选定。
看你操纵刘邦开局送一血的时候张良伸了个懒腰,很满意似的“喵”了一声。

“MVP!”后期顺手了发现君主其实还不错,拿了场MVP后你在床上打了个滚,顺手拎起一旁看书的张良亲了两口。
张良忽然受刺激一样挣出来缩进一旁的被子里,你看他的时候他只有一条尾巴露在外面一甩一甩。
“我刚刚干了什么。”
反应过来的你忽然也想找个被子钻进去。
真是……意外的纯情。

5.张良忽然不见了。
只有他平时待着的垫子上一张字条。
“很高兴我恢复了原身,但这也意味着我将离开。
召唤师,你会在峡谷见到我,不过,不是猫。
………………………
定有再会之时。愿你平安。”
落款是张良。
字迹工整,字体修长,棱角分明。

那,再见了,我的军师大人。
你有些想念那个毛团。

打开游戏后张良的建模恢复正常,一句“我思故我在”仍是苏炸耳膜。
忽然你看到张良合上书抬头直视屏幕外的你。
“喵。”你听到他说。


——————————————
不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张良摔刘邦的!真的!
张良真可爱。
以及字条内容,真的,不会写。